| |
[ 2019/03/30 16:37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潮池

说,香港的士商会车主反对 Uber 与各种召车 App 抢生意,谓司机「天怒人怨」,威胁堵路;的士业界早前还找过理工大学放蛇做研究,似乎要令自己的诉求有点学术根据,不过,捉虫了。这份研究值得一睇,这个理大科技及顾问有限公司,看来没有受委託方的立场影响,持平客观中立公正,报告详细列出香港各种召车 App 的优势 (见此,声明后之报告第三页) 。

读完这份研究,才知自己孤陋寡闻,原来香港的电召 App 公司,提供多元化优质服务,亮点如下,我好想试吓︰

** 收费简单易明
** GPS 显示电召车的即时位置,乘客有预算,减低等候的焦虑
** 调配车辆得宜,减少等候时间
** 可透过 APP 即时发放优惠讯息
** 司机知悉起点终点,拒载机会较低
** Uber 还会认真处理顾客投诉,甚至惩罚司机,乘客很受落


业界抗议造成反效果,才知道原来很多香港人坐的士,坐得天怒人怨,本人最近遭遇︰

有一天,乐富的士站排队等车,看见一位外籍青年,刚打完波,截了几架车,司机都扮作不懂英文,拒载;轮到我上车,问司机做乜唔载,司机话,佢去 Stanley ,赤柱咁远,又无回程客,仲话「鬼仔成日唔畀钱」,然后,数落内地自由行客,尖沙咀去尖沙咀都要坐车!

长程嫌长,短程又嫌短。我坐的士,已少坐短途,费事见到司机鞋口鞋面,但最近也碰过这些︰

一位阿伯司机,手震脚震,的士直路飘移,应该係柏金逊症。

一位中年壮汉司机,喜欢无啦啦踩油,刹车,踩油,又再刹车,转弯,大动作抢軚。坐完一程大埔道,落车,耳水不能平伏,想呕。

司机有病,或驾驶技术差,不知如何开口,只好扣紧安全带,提高警觉,保住小命。

又有一次,拿着一个空置的小小行李喼上车,无开车尾箱,到埗。司机话要收行李费,我话咁细,一向唔使收。佢话要收,仲串串贡话,可以攞单据投诉,我畀佢大一大,当时天黑赶时间,于是畀了行李费,攞了收据准备投诉;后上网查,才肯定上得飞机的手提行李 size 的行李喼,不须付额外行李费。想投诉,但原来需要司机姓名,单据上无,我死蠢,下次要投诉,记住影低司机名牌。

当然,尚有很多正常的司机,冷漠得来,收钱时都会讲声多谢,开进无名无街灯山路都肯去,有时都有倾有讲。好多司机话,近一年油价大跌,一更都搵多咗,无乜太大怨言。反而係召车 App 影响的士牌价,车主车行不高兴。

这些车主车行,手握的士牌照,炒到六百几万一个。但是,的士服务这些年来从不见改善,无八达通,无高科技,座位继续凹陷,坐得腰骨痛,只给你椅背装一架嘈吵电视,播无谓透顶的节目,连一刻的安宁都唔放过,坐车也不能耳根清静。次次请司机闩电视,总谓「闩唔到」,自己闩;但笃极荧幕都无反应,再问司机点样令电视广告收声,答案总係「唔知喎」。折磨乘客,广告费当然係车主车行收。

电台听众,谈到的士服务,又係天怒人怨,有位先生谓,点解的士牌可以转让可以炒?为何不发多些牌,为何不直接发牌给司机,规定不能转让?

有位女士话,阿妈坐轮椅街上截的士,常受歧视,司机嫌麻烦,当面单单打打。这位女士话,的士司机要罢驶堵路?好啊,我叫成排轮椅出来一齐同你塞住条路!

的士堵路?一定吓窒正府,八四年的士罢驶导致旺角骚乱。今天,若的士行业带头堵路,一定很多人响应!堵吧!(来源:潮池)
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50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