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周显

两天与朋友 Jacky 、Jeremy 锄大弟,前者比我年纪大一个转,后者则小我一个转以上,说这个月底便要结婚了,到意大利 Toscana 去搞婚礼,还叫了一大帮兄弟过去参加。

根据精通英国文学,兼且热爱意大利文化的胡汉清御用大律师的说法,意大利人口音很重,Toscana 应该是加重「ca」的读音,夸张得有如唱意大利歌剧,才算发音标准。

又及,所谓的「御用大律师」,即是在1997年前被call进的才能算是,因为在1997年之后,便只有资深大律师了。所以,御用大律师也比资深大律师更为矜贵。如果你指责,我是一个封建主义者,我会回答:我的确是。所以我永远认为国王比总统更高级,王子和公主是最令人向往的身份。有一个朋友说得最好:「世上最快乐的事莫过于X一位公主,哗,多么的阶级颠覆,是精神上的最高发洩。」

另一位已逝去的富豪也曾经说过:「如果英女皇同我睡,我非常乐意,因为她的身份高贵,又有名气!」

扯远了,说回 Jeremy 在 Toscana 的婚礼。他说,去 Toscana 最重要是为了省去铺张,他只包了一架飞机,一百五十人左右,不想朋友一大串,姨妈姑姐又一大串,不是四季就是会展,还有很多富豪 uncle ,实在太麻烦。

我插口说:「而家D人搞婚礼,不是 Toscana 就是 Sardegna ,好像要去这两个地方才最有型。不过这两地应该是意大利最美的地方,搞婚礼的最大目的,就是为了拍照片,所以也应该挑最美的地方去拍照。」

Jacky 冷冷地说:「你去完 Toscana,返来香港咪又要再摆多次四季或者会展。」

Jeremy:「不摆了,就只摆意大利的那一次。」

Jacky:「我都不明白,为甚么今日的年轻人那么有空,搞一场婚礼,去到无雷公咁远搞,好似唔使做咁。我哋以前,从来无咁样,客观条件亦都不允许。不是没有钱,是没有时间。」

Jeremy:「一世人结一次婚,点会无时间?」

我说:「你哋结婚,去几个月旅行都得。但居然叫到一百几十个兄弟姐妹来参加,家阵你哋呢一代係结婚高峰期,一年几 pair 人结婚,几十日就咁唔见咗。所以呢一代的富二代,都真係唔使做嘢。」

话时话,某人的哥哥好像近日也结了婚,也是在欧洲结,一去好多日,也是有很多朋友飞去参加。所以说,这一代年轻人真的是好得闲。嗱!呢啲就係贵族生活啦!贵族就係唔使做嘢的!

封建真好啊!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362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