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8/08/04 20:33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筆華棋

老友「湾仔朝伟」多个女伴之中,我最中意的是貌似钟丽缇的 Vanessa ,可是他俩从未正式拍拖,只是间唔中来一场友谊波。有一晚,朝伟在我面前打电话给她约炮。

挂起电话后,我忍不住问:「其实 Vanessa 几索,家境 、性格,所有嘢都唔错,点解佢从来只係俾你发洩,永远都做唔到正室?」

他答:「你有冇发觉我今日有咩唔同?」

我:「无 gel 头?」

他:「再估。」

我:「啱啱出咗粮?」

他:「我鼻塞呀!」

我:「鼻塞同 Vanessa 有咩关系,佢索嘢㗎咩?」

他:「我都算係咁,忍到今日先同你讲,佢有臭狐㗎! 如果唔係撞正鼻塞嗰日,都唔敢叫佢过嚟。」

相信这是女士会感到挺意外的一件事,其实男人最怕女人不是贪钱 、整容 、港女,而是有臭狐。臭狐这回事很 tricky,就像口臭一样,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但到底如何开口,以及谁应该开口呢?

记得有一次去 dragon-i 蒲,有个老友走过来说:「喂, 呢条女边个?」

我:「咪我条女个 friend 琪琪。」

他:「DLLM!好X臭,你叫佢以后唔好再出嚟啦!」

之后,我跟女友分享此事,她毫不意外,并说到这个情况其实已经维持了好一阵子。于是我问她有否跟琪琪讨论过这件事,她说当然没有,这回事怎样开口?可能我不是女生,但听过后,我对女友很失望,明明她跟琪琪是最好朋友,怎可能没警告她一下,还要害她受众人背后嘲笑。

我们因为此事,有了一段很认真的对话,到底如何开口跟琪琪说呢?

我们先假设,她是习惯了自己的体味, 所以不知道这个状况的。我们想过买止汗剂送给她,可是这个举动确实有点侮辱性,比亲口讲还要难。于是,我们趁某年圣诞,玩 Secret Santa 交换礼物,然后告诉负责买琪琪礼物的朋友买她一枝止汗剂,可是她收到后依然没有反应。

后来,我叫女友邀请她一起去做激光脱毛,最重要是要强调这样还可除走臭汗腺,殊不知她一句:「吓? 我咁香,唔使啦。」不禁令大家汗颜。最后,有位朋友跟我说:「你咪有个专栏嘅,不如你写吓女仔有臭狐其实係几大锅,跟住我哋猜输搵人叫佢睇,咁明喇啩!」

灯灯灯凳,这就是我给各大读者的圣诞新年礼物了。麻烦身边有小狐仙的朋友们,不妨请她们读读这篇文章,必定获益良多。

Thank me later !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350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