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  |  陈恩能

有「保迷」期待的史诗式胜利、也没有「咸迷」期待的孤星大逆转,有的只是一场充满诡异与计算的无情对决。历史将对此战有何判决呢?

那要看是谁写的历史。我只知道,2016年F1决战所呈现出来的,不是人性最光辉或最暗黑,而是人性最真实的一面。为求达到目的,人可以去到几尽?先别轻易回答。因为豁出去之后,人,可以去到好尽。

此战,「咸爷」咸美顿 (Lewis Hamilton,汉密尔顿) 需要其队友「保哥」罗斯保 (Nico Rosberg,罗斯伯格) 在第四名或以后完成或不能完成,才能反胜称霸。咸爷排头位出赛,一切看似尽在掌握中。可惜,同时一切也不在掌握中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这是其中一个最吊诡的地方。起步顺利、继续领先后,咸爷其实只有两个选择:

一、利用「乾淨气流 (clean air) 」一直快放至冲出太阳系,然后输掉总冠军。

二、慢驶,顶在保哥前面,让牛马四车追近,增加保哥犯错或被扒头的机会,尽力尝试保住反胜总冠军的可能。

换了是你,你会如何选择?冲出太阳系,赢了分站,输掉总冠军?这可能是人性的最光辉 (或最胶?),但这是真尽力而为吗?个人认为不是。



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www.BestMotoring.CN | 微信公众号:至强汽车情报站 (bestmotoring)


今站最吊诡的是,「不尽力」才算最尽力。咸爷几乎全程嬷嬷上身般慢驶,令前四至六车长期保持约三至十二秒之内。此举唯一目的,就是为自己製造了一个爆冷的舞台。表面的「不尽力」,内里其实是「出尽力」。

舞台搭好了。所以,当「校长」Paddy Lowe 来电 、透过无线电命令「行快D啦,喂」,咸美顿同学坚决维护车手主权,并呼吁不要干预车手内部事务。只是,他一直等待的机会,始终没有出现。慢驶是无情吗?是。慢驶是错吗?不是。违反三方同意的对战协议 (校长来电就是终审) 是错吗?是。车手会担心吗?此刻不会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此刻,我心里有个迷:如果是冼拿或舒密加,他们会怎做呢?

我肯定,违抗车队命令是必然。因为,慢驶「拉龙」是唯一合理可行招数。至于其他真奸招例如「apex 泊车」博后面撞车或「职业犯规撞车」博自己走运人家退赛等,资深车迷可以发表一下。只是,咸爷与保哥都不是这等人 (至少暂时不是)

至于有车迷认为咸爷输风度,可能是吧。我觉得,如果咸爷当日能够一笑泯恩仇的话,他应该会赢得更多粉丝。大家明白他努力过、尽了力,只是这说易行难呢!

如果是冰人、毕顿或艾朗素,可能他们可以吧?然而,他们都不是三届冠军,亦不曾赢得只比舒密加少的53场分站冠军。也许,五年后的咸爷,便能笑看成败得失?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「够了!」保哥表示。

是的。保哥才是世界冠军!恭喜保哥!保哥是历来第33位F1世界冠军,也是继舒密加与「四届」维迪 (Sebastian Vettel,维泰尔) 之后,历来仅第三位登顶的德国人。我认为,保哥值得成为世界冠军。

首先,没有一位世界冠军是单靠运气而赢的。先看今场,他全场前无去路、后有追兵、全场零犯错,也曾扒「韦少」头。再看今季,他曾领先43分、却又落后最多19分、最后仅以五分之微取胜,在历来最长的21场赛季顶住压力16次上台9次夺冠,这绝对是「运气」──当准备遇上机会的那种「运气」。

再看他的人生,首四季在威廉仕,中三季在平治完胜队友舒密加,上三季在平治完败给队友咸爷。保哥斗足206场 (历届世界冠军最长的等待) 与11季 (第二长),赶于2017大改例前 (随时 now or never) 才终于登顶。

保哥好运?咸爷黑仔?冰人 (Kimi Raikkonen,莱科宁) 曾经如此说,拉匀一世计,好运与厄运是均等的。这个我 buy。好事多磨。十年磨刀,用在此时。

保哥的故事告诉我:焗你唔死,你就弹起!跌倒七次不打紧,第八次站起来就是。无论环境如何恶劣,wake up、dress up、show up and never give up!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Via 本站原创 | 一级赛场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423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