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6/02/27 14:01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Text by 周显

我有一位好朋友,名叫「C.Y.」。大家别误会,此 C.Y. 不同彼 C.Y.,他并非人人熟悉的行政长官梁振英先生,而只是又称为「Sunny Mak」,即当年「人人控股」的老板而已。

这一位 C.Y.,早年当过警察,后来进仲量行,从房地产中,赚到了第一桶金,后来移民温哥华,是我的同乡。只可惜当年并不认识他,否则在加拿大之闷,有友结伴同游,可以消遣无数的苦闷时光。他是在加拿大回流香港之后,在科网热潮爆破后的2001年,方从传媒大亨默多克的手上买到了「人人控股」。

他在温哥华时,买了一台法拉利 Testarossa 跑车,他的说法是:「在这个世界上,有几人可以 full paid (全款购买) 买一台全新的 Testarossa 呢?」毕竟在加拿大,超级跑车的价钱只是香港的一半,皆因省掉了税金,这自然是十分划算的事。因此,香港人到了加拿大,往往第一件事,便是去购买一台靓车,因为觉得那里的车实在太便宜了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这台 Testarossa 在他提车的第二天,便要开到西雅图去。

西雅图和温哥华虽是分距于美加两国,但是车程只需三小时。每逢假日,温哥华人很喜欢开到西雅图去加油和购物,皆因美国那边的物价比加拿大便宜。当然也有同乡从香港飞到西雅图,然后由友人去接机,载回温哥华去。这当中的原因,不方便说了。

但这一次的中程 Testarossa 之旅,开了半小时,只开到两地的关口, C.Y. 便放弃了,折返回温哥华去。为什么呢?

根据他的忆述:「车子的引擎实在太吵了,整天轰轰轰轰轰轰轰的在怒吼,我实在受不了了!」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于是,他设法把这台车卖掉。前后只拥有了这台 Testarossa 三个月。也是根据他的说法:「这台车只带给了我两天的快乐 —— 就是买的那天,和卖的那天。」

很多人问过我,为何我不买超级跑车,我通常以这故事作回复。

根据中昱控股的甜美董事关加晴的说法:「我有很多朋友,都想把手头的法拉利出售,你要不要买一台?」本刊同文彼德大帝几年前买了一台法拉利,也已经卖掉了,从此不再开超级跑车。本刊的陈社长也有一台法拉利,但我好像没看到他开过,他也好像想卖掉,只是他不肯减价,一直价钱不合而已。


Ferrari Testarossa '1984
5.0L F12 自然吸气 / 5MT / MR / 390ps@6,300rpm / 490Nm@4,500rpm
0-100km/h: 5.8s / 极速: 290km/h / 整备质量: 1,630kg

Ferrari Testarossa (带三元催化) '1991
5.0L F12 自然吸气 / 5MT / MR / 381ps@5,750rpm / 470Nm@4,500rpm
0-100km/h: 5.7s / 极速: 285km/h / 整备质量: 1,632kg

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2140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