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外界形容李泽楷(见左图)出售盈科为闹剧一场,在盈科拓展小股东11月30日否决出售盈科股权下,事件确成空折腾。国际传媒标举此事涉及北京关注,指香港经济营运被政治横加干预;然而,这些西方观点无视电讯业的敏感性,用双重标准看待香港与美国并不合理,损害香港国际声誉。

《香港经济日报》社论文章说,李泽楷出售盈科一事再三转折,市民与盈科小股东如看章回小说,外国传媒亦高度留意,尤其关注北京的态度与角色。继11月29日有国际传媒报道,北京官员插手干预,11月30日更有社评批评,香港商业能否独立运作已是随北京喜恶。




2006/11/30香港无线新闻:盈拓小股东否决出售电讯盈科资产(1)



2006/11/30香港无线新闻:盈拓小股东否决出售电讯盈科资产(2)


中央有没有高度关注盈科出售?相信是有的。但此不能硬套来形容香港普遍的商业运作,因盈科是香港主要电讯供应商,属所谓敏感的策略性行业,非一般行业可比。

一国政府干预敏感的电讯行业,避免控股权落在外国机构手上,是否不合理、仅中国只此一家呢?答案是否定的,如最奉行资本主义的美国,其政府亦曾力阻港商李嘉诚收购电讯企业Global Crossing的资产。

其实不单电讯业,美国亦曾以石油业属策略性行业,千方百计迫中海油取消收购优尼科石油公司。一国政府对国家安全敏感行业进行规管甚或干预,并非全无道理;但国际传媒对华盛顿干预表示理解,对北京干预则如此批评,明显是双重标准,对北京、对香港都不公平。

此外,当年北京亦是以电讯属敏感行业,不欲香港电讯落入外商手中,才大力支持李泽楷入主香港电讯,发展为现时的盈科。可见盈科控股权谁属,从一开始已非纯商业考虑,现时若力指盈科股权出售,无论是否涉及外资都应以纯商业因素考虑,无疑掩耳盗铃。至于事件中最感无奈的,相信是盈科的小股东,既没法左右控股权转让,现时出售计划落空,他们更面对两大忧虑。

其一,李泽楷当初表明要出售盈科股权,现时好梦难圆,惟有续当盈科主席,那他是否仍有雄心推动盈科发展?其二,亚洲电讯业未来最大商机在大陆,但李泽楷此役是否已破坏与北京与网通的互信关系,不利盈科开拓大陆市场呢?

上述两个问题,对盈科业务影响极大,李泽楷与盈科管理层都有责任,向小股东清楚、详细交代。李泽楷与盈科管理层亦应向国际传媒澄清视听,还香港营商声誉的清白。


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5465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