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06/10/21 14:33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“全国十佳饼店”也会一夜走佬?昨天上午,数百员工、债主齐聚广州圣安娜食品有限公司,发现车间铁锁高挂,厂房空空荡荡。高层的逃跑,使得员工和债主数百万元欠款可能打水漂。昨天上午,位于临江大道南方面粉厂内的圣安娜厂房静悄悄的。海珠区法院的封条贴上了每个车间的大门,上面的落款日期为10月19日。生产车间里,生产设备所剩无几,只有撒落遍地的月饼盒。

厂房外,多名工人站在“圣安娜员工索债,惨惨惨!”的横幅下。工人介绍,从大约一个月前开始,每天夜里厂长都叫人从车间里拉走贵重的生产设备,“莲蓉锅、包装机、生产线全都运走了”。最后,空调也一台没剩,搬走的物品总价值超过500万。面对工人们的疑问,当时厂长只是答复:搬个地方而已。但到本月16日,工厂全线停产,老板吕品和法人代表黄炎玖都不见了踪影,100多人的工厂乱了章法。“人找不到,电话都关机,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工厂的停产波及市内20余家门市店面,门市营业员介绍,16日深夜她们被告知门市需要暂停营业,何时复工需要等待通知。昨天,本报记者巡城发现,寻访到的圣安娜分店都已关门。沙面大街、东百、寺右新等分店门口张贴告示,称由于内部装修,17日到24日停业一周,新港中等门市继续营业,告示末尾有公司老板吕品的签名。但记者找到新港中路艺苑南路上的分店,发现也是大门紧闭,甚至没有一张告示。

在几家分店门口,记者遇到了不少前来圣安娜的消费者,怀疑、镇静、意外的反应占据了主流,不少人甚至为圣安娜的停产感到惋惜:“他们的东西做得挺好,牌子也有名啊!”张女士手中还有几张月饼票没有兑现,面对高挂停业牌的分店,张女士还是不能相信,“那么有名的牌子也骗人啊?”

除了工厂工人、门市营业员,数百名促销员也面临追债无门的局面。月饼销售旺季前后,数百人受聘公司在邮局、超市等地促销,50元一天起薪,卖一盒抽成一块,16日数百促销员赶来公司结账时,却发现分文无法兑现,损失的薪水少则3000元多则5000元。

老员工们面对窘境几乎哭出声来。劳保部门资料显示,有数十名1998年前后进入圣安娜的老员工委托公司补交养老、失业保险金,一次性缴纳了1998年8月到去年12月的“两金”5000多元,但是公司今年6月收上这笔钱后,一直拖到现在还没有补交到劳动保障部门。住在公司宿舍的外地员工们“屋漏偏逢连夜雨”,出租方以圣安娜拖欠租金为由,要求收回租房,身无分文员工们即将无家可归。种种迹象让员工们相信,老板的走佬是“蓄谋已久,早有安排”。根据估算,拖欠员工工资、所欠供货方资金等总价值达几百万元。

小茜的妹妹在圣安娜打工,月饼旺季天天12小时赶工,身体不支终于昏倒,公司却不给分文补偿,工资也拖欠了2、3个月,想到妹妹还在老家等钱看病,小茜不禁痛哭失声,悲伤的情绪感染了工友们,大家脸带眼泪都为前程感到忧虑。

昨日上午,接到各方情况汇报,天河区劳动局劳动监察大队到场调查,工作人员称市局也将介入,争取帮助工人们挽回损失。公安局经侦部门也已介入案件调查。知情者称,广州圣安娜食品有限公司每年的盈利至少一半都来自月饼的销售,但是今年公司却卖剩了十几万盒,加之2002年后公司利润连年下滑所以无以为继。有消息称,已有多家供货商上诉法院控告圣安娜拖欠巨额货款,“圣安娜这次怕是已经无力回天了”。



PS:我还在读高中的时候,就曾经怀疑:为什么圣安娜这样经营法都不倒闭?那时候的圣安娜虽然分店不少,但位置都选在一些老城区为多。老城区消费力本身就低,加上圣安娜的分店管理也是一塌糊涂。甚至可以夸张一些地说,你进去他们的饼店,丝毫没有食欲:陈旧的摆设、稀少的品种……品质口感也没多少人在意了。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的时代早已过去,固步自封、不思进取的企业,必将遭到淘汰!


Tags: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1) | 引用(0) | 阅读(8791)
分享到:
受害者
2006/10/25 18:38
圣安娜事件在烘焙界倒闭一事,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了,欠供货商太多钱了.
分页: 1/1 第一页 1 最后页